• <th id="ojnwy"></th>
  • 
    

    <tbody id="ojnwy"></tbody>
    1. 歡迎訪問南京騰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網

      南京騰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網

      返回列表頁

      中國科學家乳腺癌早篩研究功勞被海德堡大學抹殺,兩年后事情真相披露

           醫學技術的進步,來自于科學家在背后的辛勤付出。無論是藥物、檢測技術還是治療方案,從研發到臨床,再到最后的商業化應用,離不開科學家、科研機構、投資方等的通力合作。

      2019年2月,海德堡醫學院官網以及德國《圖片報》等多家媒體宣布海德堡大學醫學院發明了一種可以診斷早期乳腺癌的血液檢測HeiScreen技術,引起一時的轟動。但是很快HeiScreen技術就在德國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其項目組也被德國《明鏡周刊》和《萊茵內卡報》等調查。于是爆出了一段關于科學家、科研機構和投資方的復雜故事。動脈網新醫藥對故事的主角,曾就職于德國海德堡大學的楊蓉西博士進行了采訪,從楊蓉西博士的視角,還原了當時的故事。

      多方質疑,海德堡大學的HeiScreen項目

            2019年2月21日,海德堡大學公布了HeiScreen乳腺癌篩查項目,由海德堡大學的Sarah Schott教授和Christof Sohn教授主持。HeiScreen自稱是第一個適用于乳腺癌的液體活檢技術,通過檢測15種不同的血液生物標志物(甲基化標志物和miRNA),對受試者的乳腺癌患病情況進行分析。根據海德堡大學的披露,該項目在過去的12個月當中完成了一項900人的隊列研究,包括500名乳腺癌患者和400名健康女性。目前的結果顯示,500名乳腺癌患者的總體敏感度可達75%。

       按照正常情況,腫瘤篩查的重大突破,應該成為液體活檢行業的大新聞迅速傳播。而這一項目背后的海德堡大學,自然會隨著新聞的傳播而名利雙收。海德堡大學甚至還與其他投資方共同注冊成立了一家名為HeiScreen GmbH的公司,專門負責該項目的市場

        1554258840910706.jpg

        圖:萊茵內卡報發布的部分相關文章

            《萊茵內卡報》也在2019年2月報道了這一項目,因為《萊茵內卡報》位于海德堡,出于地利的優勢,記者對這一項目進行了持續的跟蹤。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萊茵內卡報》與相關行業人士交流的過程中了解到,海德堡大學公布的HeiScreen項目并沒有相關的科研論文發表。缺乏同行評審的臨床項目,多數專業人士都難以認同。海德堡大學對此的解釋是,由于相關研究和專利申請都還未完成,所以暫未公開發表HeiScreen的研究成果。然而這樣的解釋顯然不能讓學術界信服。在外界的多重壓力下,海德堡大學隨后發表了致歉聲明,對此次公關活動致歉。

           《萊茵內卡報》在此期間對相關事件進行了跟蹤報道和調查,并接連發布了《有爭議的乳腺癌檢測公關:大學醫院道歉》、《對海德堡大學醫院的批評并沒有停止》、《海德堡大學醫院在對公眾隱瞞什么?》等批評文章。在不斷挖掘的過程中,更多真相浮出水面。3月26日,《萊茵內卡報》刊登了一篇名為《血液測試發明者完全感覺被出局了》的文章。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了海德堡大學之前一個名為“MammaScreen”的項目。該項目與如今的HeiScreen項目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在媒體的挖掘下,海德堡大學與楊蓉西博士的一段糾紛逐漸揭開面紗。

      名噪一時,楊蓉西博士與MammaScreen

             楊蓉西博士自2006年起就來到德國海德堡大學求學,先后獲得了細胞生物學碩士和博士學位。在德國求學期間,楊蓉西博士的母親被檢查出了乳腺癌。雖然經過治療后親人平安無事,但是經歷至親受難的楊蓉西博士更加堅定了投身于腫瘤生物學行業的決心。

       2010年,博士畢業的楊蓉西繼續留在了海德堡大學進行博士后研究。在博士后研究期間,楊蓉西博士專注于乳腺癌液體活檢的相關研究,并且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海德堡大學敏銳的嗅到了楊蓉西博士研究成果的臨床價值,隨即設立了MammaScreen課題組,由楊蓉西博士擔任獨立PI,開展相關研究的臨床轉化工作。

      1554258891451394.jpg

      MammaScreen團隊:Ruth Merkle博士、楊蓉西博士、Hamid Emminger博士和Patrick R. Merz博士(從左到右)

              項目組在2015年一經成立,便迅速的獲得了德國聯邦經濟與能源部86.6萬歐元的高科技創業扶持基金。這也是該基金第一次授予中國學者。MammaScreen因此開始在德國創業圈展露頭角,國內外多家媒體也都相繼報道這一冉冉升起的新星。在創業基金的幫助下,MammaScreen項目組在繼續推進研究的同時開始著手項目的產業化。在接下來的2016年,MammaScreen的知名度持續上升,并獲得了ETI健康峰會“生物技術類”相關獎項和Claudia von Schilling基金會的“乳腺癌研究青年人才獎”。2016年底,MammaScreen項目披露的檢測準確率已經可達95%。這一準確率遠遠超過了乳腺X光檢查。

      1554258917632787.jpg

        圖:MammaScreen項目在2016年底的相關報道

                一路走來順風順水的MammaScreen本應繼續轉化和產品化進程,進而走入臨床,為更多女性服務。然而,在2016年底風頭正盛的MammaScreen卻在2017年迅速銷聲匿跡。項目組成員逐個離開團隊。作為MammaScreen項目組負責人的楊蓉西博士更是在2017年中旬從海德堡大學辭職,目前已經歸國創業。在HeiScreen遭多方質疑,相關事件逐步發酵的情況下,楊蓉西博士向我們坦露了整個事件的始末。

      禍起蕭墻,MammaScreen和HeiScreen的前世今生

             根據楊蓉西博士的描述,MammaScreen項目組最初的設想就是希望MammaScreen能夠在中國和德國同步發展,于是在項目開始的時候就接洽了國內的相關投資機構。與國內機構之間的談判過程很順利,注資金額和股權分配也都已經基本談妥,然而項目進程卻卡在了與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技術轉化部門的談判上。由于楊蓉西博士是在海德堡大學完成的研究,所以相關的成果屬于職務發明,進行商業化必須通過海德堡大學的授權。

           “那時候本來談判都已經快要靠攏了,但是他們在最后一次談判時突然以一個站不住腳的理由宣布談判破裂,之后就開了個天價,價格高到接近市場價格的十倍。這種價格我們肯定是不可能接受的,項目自然也就做不下去了?!睏钊匚鞑┦窟@樣描述當時談判破裂的情況。據楊蓉西博士說,海德堡大學的醫學院專利管理部門一開始便表現強勢,要求新公司股份的10%以上。而在進一步的談判當中,這一數字持續上升,最終超過20%,甚至達到30%。當時楊蓉西博士甚至找到了羅氏診斷的全球副總裁全職加盟這個項目。然而為這個項目做出的一切努力,卻在談判破裂后迅速崩塌。

             談判破裂后,項目情況急轉直下:“談判破裂之后他們就說要解除我MammaScreen項目負責人的頭銜,然后用種種手段逼我辭職,比如禁用我的員工卡來阻止我進入實驗室,每天要向院長匯報我的工作時間和午休時間等等。與此同時他們還對我們整個團隊的人施壓。到2017年的5月份,我團隊的其他人就已經全部辭職了,然后我是在2017年6月辭了職,2017年底回到國內。

      1554258947233269.jpg  

         圖:楊蓉西博士收到的郵件截圖

             楊蓉西博士向我們提供的郵件截圖,來自海德堡大學醫學院法律部門的負責人Markus Jones,他同時也是醫學院專利管理部門的負責人之一。郵件中表示楊蓉西博士MammaScreen項目負責人的頭銜已經被撤銷,然而并沒有解釋原因。同時在郵件中Markus Jones還給了楊蓉西博士三個選擇,暗含之意就是希望楊蓉西博士主動辭職。

             我們暫時未能聯系到海德堡大學進行采訪,不好妄加揣測海德堡大學的真實想法。以上所訴雖然是楊蓉西博士的一面之詞,但是這部分內容也在《萊茵內卡報》上由德國的記者調研后進行了描述。隨后《萊茵內卡報》又發表了一篇名為《海德堡大學醫院是否違法?》的文章,直指專利問題。文中提到了對專利共同發明人楊蓉西博士和Barbara Burwinkel的采訪,她們表示沒有收到她們作為專利發明人的收益,甚至沒有得到海德堡大學的通知。而面對這些指控,海德堡大學的回應卻一直閃爍其詞。

             事實上,當我們比較HeiScreen與MammaScreen已披露的相關內容,有很多蛛絲馬跡體現出二者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系。兩個項目都在海德堡大學成立,同樣針對乳腺癌,檢測目標同樣是同樣的標志物類型。就連楊蓉西博士之前接洽的國內投資方也繼續投資了HeiScreen項目。MammaScreen建立在楊蓉西博士2010-2015年博士后研究期間的相關成果。而HeiScreen項目雖然沒有具體說明相關的基礎研究論文,但是Christof Sohn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相關研究從2011年開始逐步發表,這也與楊蓉西博士的研究成果發表時間不謀而合。

             兩個項目主體內容如此巧合,但是此外還存在微妙的差異。MammaScreen項目的相關人員均未參與到HeiScreen項目當中,如今領導HeiScreen項目的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團隊。在新團隊的帶領下,HeiScreen的檢測效果沒能達到MammaScreen曾達到的95%準確率。對于檢測成果上的差異,楊蓉西博士這樣說:“我們的原始團隊都沒有參加他們的新項目。因此他們的項目推進肯定會受到非常大的影響?!?/p>

      歸國創業,繼續推動產業轉化

             雖然經歷了與海德堡大學之間的種種不愉快,但是楊蓉西博士相信自己研究成果的臨床價值。于是楊蓉西博士在歸國之后選擇了自主創業,重新開始研究成果的臨床轉化。

             2018年三月,楊蓉西博士注冊成立了騰辰生物。緊接著在2018年5月就獲得了聯想之星的投資。騰辰生物仍然建立在楊蓉西博士以往的研究成果之上,從頭開始進行腫瘤液體活檢產品的開發工作。對于專利問題,楊蓉西博士表示,新公司與海德堡大學方面不會有專利方面的沖突:“我們最核心的技術在于分子標記物的原始研發,所以以后的產品和德國方面不會有知識產權上的沖突?!睏钊匚鞑┦窟@樣告訴我們。

             目前騰辰生物已經完成了實驗室的搭建,并和國內的多家標桿醫院建立了臨床合作關系,輻射范圍遍及北京、上海、四川、江蘇等多個省市。在肺癌檢測方面,騰辰生物已經基本完成了早期的數據積累和研發,下一步即將開始的就是小試和中試產品研發過程。楊蓉西博士表示,騰辰生物采用了新的技術方法,將來的產品很容易進行成本控制。

             對于產品面市,楊蓉西博士表示不能操之過急:“我們做的產品要申請IVD Ⅲ類證,整體的產品審批過程確實會比較慢。但是好的產品的確需要這么長的時間進行打磨。這可能也是國內外的差距之一。國外的投資機構會很有耐心。如果在國外,4-5年的上市周期其實并不算長?!?/p>

      糾紛之后,只有患者承擔后果

             依照慣例,學校專利管理部門的入股比例一般不超過5%,并且股份于授權費之間只能選擇一項。在美國,作為職務發明專利使用費用,美國學術機構僅可以擁有公司2%-5%的股權,即使是已經非常成熟的項目,馬上就可以有產品進入市場,最高也不會超過15%。海德堡大學在此事上的要求已經超出了大學應得利益的范疇。

             我們也曾接觸過很多學者創業的案例,但是多數創業者都對國內院校的產業轉化政策贊賞有佳。據我們所知,國內的多數院校都比較支持學院教授在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推動進一步的產業轉化,讓科研成果能夠更快的走入臨床。在專利的轉讓和授權方面,只要經過正規的轉讓流程,一般都會比較順利。

             我們愿意相信海德堡大學與楊蓉西博士之間的糾紛只是個例。但是如果真如楊蓉西博士所言,那么從2015年MammaScreen項目開啟到2018年楊蓉西博士在國內重新開展研究,這中間浪費的三年,只是推遲了一項優秀的腫瘤早篩產品的面世時間。

              在這樣的糾紛之后,沒人從中獲益,卻只有患者承擔損失。



                                                                                             


      国产精品JIZZ久久久久久久_九一香蕉视频污污_黄片视频免费能看_女性生殖私密精油按摩
    2. <th id="ojnwy"></th>
    3. 
      

      <tbody id="ojnwy"></tbody>